羽困君.

虐向 解析和内容大概..辣眼睛请勿喷.


将军啊早卸甲.
他在二十等你回家.

张启山和二月红都是高傲倔强到骨子里的.
一个是万人之上的军座.一个是梨园的皇帝.
张启山大婚之日.是血和尖叫打散了张府热热闹闹的氛围.他身上是褪下的红色戏服.犹如红色的晚霞般美丽.脸上未卸的戏妆.一半清秀一半妖冶的脸.张启山看见他眼里流着泪.闪烁着光.也许是他张启山心悦他.也许是那日的太阳映照而出.他一手拿着似戏子般无情的剑.剑上染着他张启山张夫人的血.
他声音哑哑的.不似唱戏般伶俐尖锐.
“ 我二月红 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”

后.张启山的剑在梨园粘上了他深爱的人的鲜血.是暖的.他看到了二月红眼中透着他的样子.和深深的绝望和痛苦.梨园清冷.

他囚他.折磨他.将他高傲的自尊踩在脚下.他寻死.数次.却总是被发现并被更残忍的对待.
张启山感受到二月红的眼神.那双迷住他的眸子中满含着不甘.厌恶和恨.他不确定是否还有爱.

他带着他的娈仆来看二月红时候.那娈仆长的可真像二月红.张启山爱着二月红.
二月红悲鸣般的唱了那戏.像是竭力而死的鹤鸟.离别世事.苍白绝望.他被吊起来.手脚不能活动.即使他没有被吊起来.他也被折磨的动弹不得了.泪水滴答滴答的打湿他苍白的脸.他好恨.好爱.
二月红还爱着张启山.
“ 红某人从此不再唱了 不再唱了 ”

“ 恨我又何妨呢 只要你是我的 一切都好 无论是你的爱 还是你的恨 都是我的 这样就好 ”

张启山没有在折磨他.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.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.入冬了.也许这是他过的最后一个冬天吧.好想看看雪.他默默的想着.有些悲伤.但是个解脱.

他为他刺青.名字很好听.“天火红莲”.啊.朱砂与他真配啊.那只是为了证明他二月红是他张启山的.永远是他的.
“ 你生是我张启山的死人 死是我张启山的活鬼 ”
张启山真是个变态.偏执狂.极端分子.

他怕二月红不再爱他.他只是为了留住他.为了让他留在自己身边.他知道.他知道自己娶妻后一定会离开他.虽然他的婚礼被二月红一剑砍断了.连同他未过门的妻子.
他只是用张夫人的死来牵制二月红.

他先是贪恋那戏子的身体.
后是贪恋那戏子的心.

二月红撑不住了.
冬.他想去看看雪.张启山同意了.冬日的阳光普照着白色的天地.银装素裹.他二月红是最后一次看着天地.和他了.
“战争结束 我带你走 ”
他颤颤巍巍的走向远处的拱门.一脚一脚的踩在冰冷的雪地上.他真的走不动了.倒在了拱门处.总是很绝望.一声短暂的“嘭”又化为一片宁静.后是呼呼的风声.如同张启山的心.
张启山他等不到了.一个草席.带走了张启山一生爱的人.他是个军人.他不会哭.他只是失了神般久站在寒冷的空气中.他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清冷的味道.他没有回头看.他没有.他不敢.

“ 张启山 你回头看看啊 ”

倔强高傲的二月红将死终是说了句“ 我爱你 ”他满含着眼泪和痛苦又面带微笑.

其实他们双方都在期待这样一句简单而又意义深重的三个字.先爱上的人先输.张启山和二月红都输了.输的一塌糊涂.

“ 下辈子 可莫要纠缠不清了 ”

写这么一大大大段辣鸡文字来表达我对典狱司的爱.和对江岸大大的崇拜.我梗概了些内容和一些我自己的想法啦.还有几个我幻想的场景...我..
文笔不好啊...别喷别喷...